搜索
查看 1197 回复 0

[诗歌散文] 父亲的灯盏照亮我的归途(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4 10: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可以看到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1.jpg


□刘重庆

灯盏

夏夜的暴雨,惊醒了

熟睡的父亲。三更天了

父亲穿好蓑衣,系紧斗笠

铁锹上挑着两只竹籇子

急急忙忙赶往庄稼地

疏挖沟垄,不能让

黄豆苗渍水、玉米秆倒伏

埋放籇子,不能让

导水渠里扳上水的鱼儿跑掉

生前,父亲从不惧怕黑暗

他记得去自家田里,要踩

几条田埂子,该拐过几道弯

偶尔迷了路,一定有闪电

撕开黑黢黢的夜

吧嗒吧嗒,雨歇的间隙

或明或暗,父亲的竹烟杆

像先人点亮磷火的

灯盏

镰刀比北斗星亮

爸爸为妈妈裹好头巾

妈妈帮爸爸系紧草帽

鸡叫头遍,北斗星挂在天上

就得下田了。大暑天抢收

要躲开卷得走人的热浪

那时候,妈妈年轻

爸爸强壮,汗珠比稻子沉

镰刀比北斗星亮。他们

躬身割稻子,也割净了

岁月里的荆棘和杂草

至今,循着爸爸妈妈

走过的路,如此敞亮

谷粒,种在脚丫下

谷雨,是不会落谷子的

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

凉飕飕的疼。倒春寒

没完没了,土灰的墙上

父亲的斗笠和蓑衣沾满灰尘

窗外,布谷鸟的啼唤

一声比一声紧。像是

在那个犁耙水响的清晨

戴一顶旧斗笠,荷一把小锄头

跟着老牛和老父亲,山坡后

犁开了雨水泡软的泥土

金黄的谷粒,种在脚丫下

追逐阳光,一粒粒生根发芽


转自荆楚网
看透彻了,心会晴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